热门信息:
云南昭通鲁甸县救灾缘起文
慈氏佛子辞旧岁 马头明王贺新春
置身于正道,及时闻教法
力行布施无相颂 自古范阳出圣贤
驶向菩提路,乘载诸有情
無相布施濟孤孩,圓頓了義于世間
基金会通知
功德芳名汇总
在线捐赠(功德林)
邮局汇款(功德林)
中国工商银行汇款(功德林)
中国建设银行(功德林)
· 常海法师撰诗文祭...
· 回家挽起双亲手,...
· 大善济苦贫,利乐...
· 世上乐复有此不,...
· 秋风徐徐,九九重...
· 能读书,很幸福
· 与爱同行 点燃贫...
· 承三宝恩德 培...
详细信息 弘一佛堂 佛事法讯 邯郸慈善
有一种抚慰真不可思议
    2009年03月20日
              有一种抚慰真不可思议

                                                                                            白兰

      正月十五,远在太原的婆家哥哥突然去世,病来得突然,妯娌嫂子一下子就倒下了。

      妯娌一家在大同,祖宗在行唐,从那边看,婆家哥哥的魂魄都流落在了他乡,这给活着的亲人多了一份悲伤。悲伤太大,妯娌嫂子瘫软在宾馆里,一口气几乎缓不上来。手忙脚乱的把婆家哥哥的后事料理完后,就把妯娌嫂子带回了石家庄。
      在当下,她是绝对不能回大同的,回大同,就等于跌进悲伤的深渊。那边的屋子里突然少了一个相依为命的人,她的悲伤一定会铺天盖地,非得把她压碎不可。

      突如其来的灾难,真若野兽。

      我这个没有血缘的人,少了点悲苦,只为别人痛。看着妯娌无助的样子,我下定决心救助她。

      妯娌刚来我家那几天,天天哭,时时哭,饭不吃,整个人疲塌的,像匍匐在阴间。

      我寸不不离,极尽照料,爱人也围着团团转。任凭我们怎样关爱,怎样劝慰,都无济于事。妯娌嫂子依旧是不吃不喝,哭泣不停。她念叨:走的时候好好的,突然就没了,我对不住他啊。我能真切感受到她沉重的悲伤,她的身心,全部伏贴着她爱人的灵魂,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

      那些天我感到我家到处充满了阴冷,每个角落都被妯娌的悲伤占领。

      她绝望,我也快绝望,我没办法让她不再悲伤,这样下去,一种东西非得把她带走不可。 

      她当下的体质非常差,走路忽悠悠的,没有一点根基。我想到了医生,我可以借助医生的力量,先救助一下她的身体,至于心境,慢慢调理。于是就把她送进了社区医院,医院就在我家楼下,照顾起来很方便。那些天我一整天是家里医院来回跑。

      我告诉医生,给她彻底体检,检查到什么病就治什么病。药用上了,妯娌的血压与心脏,像打摆子,从早到晚,变化不定。医生说,妯娌的病情,很大程度取决于她的心情。这个道理我懂,可是没办法,妯娌的悲伤在她的心里,我没办法钻进她的心里把她的悲伤都掏出来。妯娌很自尊,她的哭总是憋屈着,呜咽呜咽的哭。我知道这个时候她需要释放,就对她说,我走出家门,你就在家里使劲哭吧。但是她没听我的话,她肯定是怕影响了邻居。我想用车带她去太平河边,让她对着浩天阔水哭一场,可是她没有气力,心脏慌的厉害,不能坐车。妯娌就这样憋屈着悲伤,一直到住院的第8天。

      第8天,家里缺少了许多生活用品,我与妯娌商量,她自己在医院,我去购物。她说她想吃咸稀,就是那种用鸡蛋面糊糊摊出来的软软的薄薄的香饼,我知道北国有这种食物,于是就直奔北国。

      在超市里转悠了一圈儿,该买的东西都买上了,上二楼女子服饰层,还没转悠几分钟,医院的电话来了,医生说你快回来吧,你妯娌哭得停不下来。 

       我一听不好,若正常,医生不会给我电话。于是马上往回赶。

       气喘吁吁跑上医院三楼,老远就听见妯娌撕扯着嗓子的哭声,妯娌憋不住了,她的悲伤终于爆发了。病房里只有她一人,医生与病友都躲出去了,人家是好意,好让她无顾及地释放。

       我走近她,握住她的手,没说任何话,一任她哭。我看见床单上已有一大片的湿,说明妯娌哭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妯娌感觉到我握她的手,可能怕我责怪她,就哭着喊:兰子,我坚持不住了,我坚持不住了啊。我说,坚持不住了你就哭吧,使劲哭,哭出来你就好了。

        她扭动着身体,哭啊哭啊,鼻涕眼泪一大把,我不说话,一手握着她的一只手,一手不停的为她擦拭鼻涕眼泪。 

        大概又哭了十分钟,还没结束的迹象,我着急了。老这么哭,可就太打搅病友了。于是我说:好了嫂子,不哭了,哥哥走了,你的亲人们还在,大家都会关爱你的,孩子们还需要你,你总不能只为哥哥一人活着吧.......她依旧哭。我觉得她释放得差不多了,必须强制她停下来,否则真影响了其他病友。于是我说,好了嫂子,不许再哭了,再哭你就是嫌我对你不好。这句话一说出,妯娌的哭声嘎然停住。妯娌真是个明白人。

      
        妯娌的哭刚刚停下,远在朝山路上的如雪就来了电话,这个活菩萨,这些年来总是那里需要那里去,此时是菩萨让如雪这个活菩萨来救助我妯娌的吗?我也不愿意如雪一个孤身女子去朝山了,于是就电话里对如雪说:阿弥陀佛,你快回来吧,朋友们需要你,你的父母需要你,你的孩子需要你,我也需要你,我已经没办法救助我的妯娌了,你快来帮帮我吧。 

        如雪回来了,第二天下午她就到医院给我妯娌做了心理疏导。妯娌的脸色微微露出了点欢喜。

        这启发了我:婆家哥哥孤魂在外,这是妯娌过度悲伤的其中一个因素,若想妯娌尽快振作起来,非得求助菩萨不可了。让菩萨超度一下婆家哥哥的亡灵吧,这样妯娌才可以尽快走出阴影。 

        于是我与弘一佛堂的慈惠师父联系上,约定了超度的时间。我买好婆家哥哥生前爱吃的各种东西,一大包,提到医院对妯娌说:嫂子你看,这些都是哥哥爱吃的,我们赶快去寺院给他超度,好让他的魂灵不再游荡了。妯娌一听,精神一扬,问,真的?我点点头:真的,可灵验了,师父的道行十分了得,这样哥哥的灵魂就不飘着了,到时候你听师父的引导,愿意把哥哥的魂灵安置到那里就安置到那里,一切就看你的了。 

        下午4点,安排妯娌吃下晕车药,就打的去了弘一佛堂。慈悲的慈惠师父早在那里等候。

         妯娌一见慈惠师,像见了亲人,呜咽呜咽的又哭了起来。慈惠师什么也没说,径直把她领进大殿,跪拜那一刻,我能听见她喉咙里咕噜咕噜的声音,那是压抑的哭声。我真怕妯娌压抑不住,在大殿里嚎啕,惊扰了菩萨。正不知所措,看见慈惠师父安详地把妯娌引到大殿的后面,她让妯娌坐在一个大蒲团上,告诉她:我们要做晚课了,很庄严,你坐在这里不要出声,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要想,心里只一遍一遍地默默诵读: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到时候我来领你。妯娌听话的点点头,情绪安静了下来。

        大殿肃穆而安详,那种神秘的安谧,弥漫在大殿的各个角落。我随慈惠师以及其他师父们做完晚课后,绕到大殿后面,见妯娌闭着眼睛,一脸平静。我真惊叹,佛的力量这么不可思议,在这期间,没有人对她讲一句道理,只这氛围,只这一句阿弥陀佛,就让她安静了下来。

        之后,我们在寺院一个开阔的地方给婆家哥哥做火供超度,仪式不大,但很庄重。在慈惠师的引导下,妯娌闭着眼睛,对着面前燃烧的火堆,默念她心中的那个世界,同时我们把买来的食物一点一点丢进燃烧的火堆里。一个小时下来,仪规结束,我们回家。

        第二天,再见妯娌,妯娌的脸色出现了红润,一丝笑也泛上嘴角。阿弥陀佛,谢天谢地,这是11天来,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的现象,终于松了一口气:好了,不担心了,妯娌从阴影里走出来了,以后会越来越好。

       这一天,我与妯娌谈论了一些宗教的东西,谈论了一些生与死的自然轮回。今天的谈话,妯娌时不时的露出些许微笑。她不识字,只会说出一点朴素的感受,她说:寺里真好,我坐在那里,照慈惠师说的去做,心里感觉特别清净敞亮,若有机会,我想在寺里住些日子。

        妯娌的感受真好,她与佛有缘,一个小小的仪式,让她体悟了许多,我答应她,你快快养好身体,我送你去个好地方。

        我要感谢无上智慧的佛法,是无边的佛法无量的慈悲,把妯娌从极度的悲伤中解救出来。我想,在生命的意识深处,再没有哪一种意识,能够超越佛法的博大精深。

       13天过后,妯娌要走了,不是回大同,是去另一个亲人家。她走的时候,微笑着对我挥了挥手,告诉我:别担心,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13天,我亲历了一个绝望女人的心理路程,我亲历了,世间法做不到的,佛法能做到。

        无量寿佛无量光佛,无量的光明,无量的慈悲,朝着多少苦海中的人,伸出无量的救助的手!


推荐好友 】   【 】   【 打印 】   【 返回
版权所有:河北省佛教慈善基金会  冀ICP备13002232号-1     冀公安备号: 13010502001643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小安舍村  邮编: 050071  慈善办公室电话:0311-87755970 弘一佛堂印经处:0311-87761341 信箱:hongdehome@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