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信息:
云南昭通鲁甸县救灾缘起文
慈氏佛子辞旧岁 马头明王贺新春
置身于正道,及时闻教法
力行布施无相颂 自古范阳出圣贤
驶向菩提路,乘载诸有情
無相布施濟孤孩,圓頓了義于世間
基金会通知
功德芳名汇总
在线捐赠(功德林)
邮局汇款(功德林)
中国工商银行汇款(功德林)
中国建设银行(功德林)
· 常海法师撰诗文祭...
· 回家挽起双亲手,...
· 大善济苦贫,利乐...
· 世上乐复有此不,...
· 秋风徐徐,九九重...
· 能读书,很幸福
· 与爱同行 点燃贫...
· 承三宝恩德 培...
详细信息 佛教慈善 慈善要闻
彝良5日
    2012年10月03日

    曾赴玉树/舟曲赈灾,2012年9月13——19日,明依又赴云南彝良赈灾5日,虽然去时已是尾声,但在祖国灾难现前,众生亟需之时,能尽一点绵薄之力,是我的责任与荣光。
    震区5日,点滴记录如下:

     9月14日

    明依与慧勇居士从玉树返西宁,次日从西宁飞成都,放下行囊即查询如何从成都到彝良,无论火车与汽车均无法直达,买了次日9点钟到宜宾的长途客车票,与三步一拜朝了峨嵋,刚刚下山的慈惠师汇合。

      北京—西宁—玉树—西宁—成都—彝良,马不停蹄/风尘仆仆,并不觉得辛苦,因为我知道圣印法师和韩东等一行,三步一拜朝峨嵋,从春天到夏天再到秋天,数千里路风餐露宿,千辛万苦,一直拜到了四川境内的德阳,峨眉山已经近在咫尺,惊闻彝良地震,当即暂时终止朝拜,于震后32小时赶到彝良灾区赈灾,和他们相比,自己这点辛苦算什么?


      9月15日

     上午9点钟从成都出发到宜宾,转车到彝良,抵达时正值倾盆大雨,恍然间如同置身在舟曲,也是江水,山崖,街上拥挤十分,一片泥泞,这是几天前一场泥石流留下的痕迹,当时县城淤泥厚达一米深。

     慈善会赈灾小组驻扎在彝良一中,我们的帐篷就在一座办公楼下二三米的地方,其实并不安全,但已经很好了,先期抵达的同修说,他们开始住在城外一个小镇,幸运地躲过了那场泥石流,而后步行到县城,先是住在一座楼房的5楼,经历了一场强烈的余震后,临时搬到彝良一中。

     没有吃晚饭,有同修送过来一袋彝良煎豆腐,没有放盐也吃得很香。

     见过了圣印师//妙德师/小于//韩东/芳玲/月光……,其中曾与圣印师/韩东/小于赴玉树,曾与慈惠师//韩东/慧勇/芳玲去舟曲,如今汇集彝良,欢喜十分,相互戏谑着玉树帮/舟曲帮,说如今都是彝良帮,以后咱们就成立一个赈灾敢死队,哪里有难哪里去……

      帐篷里都是积水,将行囊放在床后,将湿漉漉的衣服挂在帐篷顶上,鞋子无处放,索性挂在折叠床的栏杆上,随身   带的衣服除了一套睡衣外,在成都时就淋湿了,芳玲说,没关系的,穿着穿着就暖干了。

      躺在床上,秋雨密集的打在帐篷上,沙沙作响,我们的帐篷正好搭在斜坡处,听的见床下流水潺潺,帐篷里什么地方滴答滴答漏雨,睡的沉沉,一夜无梦,据说这夜有两次余震,但我没有察觉。


      9月16日

     清早起床,在一家叫宜宾小吃的小店吃早餐,十余人每人一碗面条或米粉,一碗6—8元,老板娘只收了20元钱。尔后装了大米/棉被,直至受灾最重的洛泽河镇,沿途“崩塌地段/观察前行”/“滑坡地段,观察前行”/“滚石地段/观察前行”的警示牌随处可见,很多地段有军人值守/观察,以保证救灾车辆安全,并随时清理着落下的石块。每每看见,坐在身边的韩东会朝窗外伸出拇指赞叹,他们才是战斗在最前线的英雄。

      灾民们已经背了背篓/赶了马等候在这里,从山上到山下,他们分别步行了2—5小时。询问震情,灾民们说家里房子都塌了,衣被/粮食埋在废墟里,天一直下雨,挖出来也没法用,地震至今,每家才发了一碗方便面,两家人分一顶帐篷,苗家人一般家里三五个孩子甚至更多,住不下。一个灾民说,他家四代十几口人,儿子都娶了媳妇,他和老父亲只好在外面搭了棚子住,其实就是几根棍支了一块塑料布。

     一如我们素常的资助程序,村干部一一念着名字,领物品/按手印,这天发放的大米是176袋,那一片片红红的手印,如一朵朵盛开的花。

     大雨一直在下着,我拿了雨伞无法拍照和记录,想在街上小店里买一件雨衣,年轻的老板娘无论如何也不肯要钱,我说临走前就随手替您捐给最需要的人吧。

      今天发界村龙井社/上寨社/下寨社/立冲社/板桥社/嘎拉社村民送给我们一幅简易匾牌,上面写的是:弘扬佛法,大爱无疆。

      回到县城已经是午后了,在一家小店吃过午饭也是晚饭后,赈灾小组的大部分人去卸刚运到的几车棉被,我在帐篷留守/整理日记,没听见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听已经是深夜说11点多了。

      9月17日

     清早依旧在宜宾小吃吃早饭,还是面条/米粉,老板娘依旧只收20元,对其他赈灾的客人也如此,经商议,决定捐给小吃店500元钱,老板娘不肯收,圣印师与大家说,有志愿者来,就替我们给他们一碗热面条吧,老板娘才打条子收下。我私下在老板娘的耳边说:遇到流浪的猫和狗,也给它们一口吃的,老板娘连连点头。

     上午依旧在洛泽河镇发放救灾物资,这次是发路村的下雅社/小冲社/苗寨社/上丫社/黄泥巴社//罐子窖社/马鞍山社,村民的感谢信是写在一块大红布上的,质朴中透着款款深情:

     尊敬的河北佛教慈善基金会全体会员您们好!彝良9·7地震给我们带来很大的灾害,很荣兴(幸)得到您们的的助援,我们感到非常的温暖,特写这封信向您们表示由衷的谢意和崇高的敬意!谢谢您们和我们一起爬上陡峭而危险的大山,听您们将其您们的事迹,一直热心救苦救难,表达了您们的金钱无价,我们收到您们崇高品质的影响,以后也会用爱心回报社会,您们将是我们人生路上的一个闪亮的路标,从您们的事迹和精神中,我们深深体会到人生要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更多的还应该多为社会多做贡献,多帮助更需要帮助的人,最后借此机会祝您们身体健康一生平安,再次谢谢您们。

      此致敬礼

      洛泽河镇发路村下雅社/小冲社/苗寨社/上丫社/黄泥巴社//罐子窖社/马鞍山社共收到310袋15500斤大米/棉被220床

     难忘一个13岁的孤儿,男孩,两个姐姐出嫁了,孩子跟着二姐生活,经商议,赈灾小组捐300元/慈善会捐500元,用以温暖孩子孤苦的心灵!

    一位穿了玫瑰红色绣花衣衫的苗家妇女,以为她有60多岁,一问才47岁(虚岁),我说自己快60岁了,整整比您大10岁,身旁的苗家姐妹们说:山上苦哇……听的有些心酸。

      午饭在县城与洛泽河镇之间的成都军区应急兵站热食供应站吃午饭,就在供应站前边的桥下,有一辆汽车半沉在水里,据说遇难者的半截尸体还在,因为水流湍急而无法打捞。

     下午返回洛泽河镇,为尚未领到救灾物资的其余村寨的村民发放物资,其中棉被700床,每家两床。其间发生一点小小的争议,原因是上次壹基金发放棉被时领到棉被的村民说河北慈善基金会的棉被更好,想退了换成我们的,劝了好久才平息下来。

     非常理解灾民们的心情,在深山里,一家老小,衣被埋在土里,连件干衣服都没有,冷了烤火取暖,饿了挖地里的洋芋和半熟的包谷烧了吃……

      领了大米与棉被的村民人背马托,慢慢的向上山走去,渐渐的只剩下一个个白色的斑点,心里暖暖的:至少这个夜晚村民们有热热的大米粥喝,有厚厚的棉被盖,也会有一个甜甜的梦……

     一直与我们合作的志愿者卓聪说:前几天两个村民也是因了一件小事争吵,堵了路,军人也是反复劝说不听,据说军队有规定不能对灾民动粗,一时束手无策,我说,您躲开,我处理。我一个耳光打过去,骂了声滚,两个人立马就没了影,大家说他一巴掌打开了生命通道。

      回到宜良县城时,天已经黑了,韩东说,收到的善款将近30万元,慈善会先期汇来的5万元还没动呢,用来做大家食宿/路费/加油的零星费用吧!

      因为彝良一中的帐篷要拆除,我们临时搬到一家旅店,大家第一次洗了个热水澡。

     9月18日

     清早吃早点时,在小吃店看央视新闻才知道,今日凌晨两点多三点多,彝良发生两次3级以上地震。就在我们正看着新闻间,旁边餐桌上的妙德师说听见地下隆隆作响,但大家依旧安然吃饭,谈笑风生,不觉恐惧。 芳玲说,我来时就已经将生死放下了,我想我们都是。

     今天我们资助的地方是距离县城约40公里的巴抓山顶的簸迤村,一直为我们开车的当地司机说都是烂路。沿途地震时砸毁的汽车/拖拉机/摩托车还在原地未动,其中一块巨石还嵌在车里,一辆摩托车倒在路边,一旁是遇难者的一只鞋子……一切都如实记录着那惊魂动魄的瞬间。

     有一段路就是凿开的山体,左侧就是湍急的洛泽河,大雨如注,滚石纷纷,前面的一辆车不时的停下来搬开刚落下的石块,我想拍几张图片,司机说太危险,车子不能停下来。弯弯曲曲的盘山土路湿滑十分,在最险的地方,我们的卡车右侧擦着岩石,左侧车轮半悬空,下面就是百丈深渊。芳玲说她就坐在车窗边看的清清楚楚,而我身旁的韩东若无其事的在笔记本电脑上回复着热心捐款的网友,说彝良地震今天开始到了安置阶段,咱们也该撤了,今天晚上12点就封了帐号,否则善款源源不断,花不完钱咱也走不了。尔后开心地告诉我:朝山刚朝到普贤菩萨家门口,菩萨就给了张考卷,说你们答完了卷子再来吧!呵呵,考卷答完了,接着朝山拜见普贤菩萨去啦!

     上午出发时是9点半,到簸迤村时已是午后两点多钟,这里有88户360名村民,震后至今才分到了14顶帐篷/10床棉被一桶食油/一碗大米(盛方便面的纸碗),我们此次为簸迤村人每家分发一床棉被/一袋大米/三家一包帐篷布和部分药品,尔后与村民合影留念/依依惜别。

      返回县城途中,回头望着走过的路,如飘带缠绕在山间,而我们刚刚去过的簸迤村如同在仙境,白云缭绕不见踪迹。想着走着,忽然一位老奶奶背了一背篓的南瓜出现在眼前,如菩萨般的面目慈祥/笑容可掬,不由得停下车来,老人一定要将背篓里的南瓜送给我们,留下一个南瓜,给了老人20元钱,还把洛泽河镇那家小店普送我的雨衣转送给老人,老人一定觉得遇到了菩萨,我们也是。


      9月19日

      与慈惠师/慧勇/芳玲购买了上午9点10分彝良—宜宾的长途汽车票,辗转返回成都,在成都/在石家庄,看着宁静/安逸的城市/乡村,分外的惦记着彝良的山和水,还有淳朴善良的彝良人。

      深深的祝福你,彝良。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推荐好友 】   【 】   【 打印 】   【 返回
版权所有:河北省佛教慈善基金会  冀ICP备13002232号-1     冀公安备号: 13010502001643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小安舍村  邮编: 050071  慈善办公室电话:0311-87755970 弘一佛堂印经处:0311-87761341 信箱:hongdehome@126.com